主页 > 图赏知识 >新竹.米粉

新竹.米粉

作者: 时间:2020-05-22 488° 图赏知识
Rays 瑞式 悄悄话:你喜欢吃米粉吗?

吃饭吃麵选一个,米粉不会是我的正餐选项。只有回家吃饭时阿嬷特地炒了米粉,才会装上一碗。感觉很乾,就是那些配料一成不变,我不爱。

而比起吃米粉,我还比较喜欢看晒米粉,这次终于有机会看到,新竹鼎盛时期超过百间的米粉场,如今仅存15间,今天有幸走访的其中1间:新竹国际米粉。

简单不简单的手工米粉

蒸气难耐,像是白花鬍鬚般的半熟米粉从压出机出来,好像简单又轻鬆写意的,只要接住,弯曲它,收拢到一定份量后剪断,就是一篮等待乾燥的米粉。

随着筛孔的粗细大小不同,米粉的粗细变化要注意。温度变化80度上下,在高温中要专注不被烫伤也要兼顾这批米粉品质是否过关,当年新竹米粉的黄金时期,不多不多,一天5000公斤。

一天5公吨的米粉製作量,实在有点难以想像,那是需要日出而作,日落不得休息的24小时不停运转。凌晨做好的半熟米粉,早上五点要送出去晒,晒好才能出门上学,是国际米粉第四代接班人郭姐的童年时光。

自然风吹新竹九降风

看到晒米粉场里,一排排井然有序散开来的米粉,那个画面是令人觉得振奋的:原来现在还真的有硕果仅存的手工米粉厂,吃自然的阳光,吹新竹强劲的风。

这股属于新竹的九降风,造就出新竹等于米粉的连结。

九降风是一种气候现象,它被用来形容因为冬季东北季风造成的强烈阵风。而「九降」之名跟以往农曆九月开始起风有关(九月急速下降的阵风?),在冬季一些较为乾燥的地方,当地居民会利用这阵风来风乾食物,新竹米粉与柿饼,因此而来。

那股叫做风土的味道

靠天吃饭,这句话用在製作米粉上所言不假。

遇到突袭雷雨就要动员所有人在晒米粉场里手刀冲刺折返,手工移至室内。因为米粉本身就是要乾燥,怕水怕潮湿,慢了点晚了一步淋了雨,轻则重新风乾,重则变成米粉汤,全部重置。

那是一种很在地的浪漫,跟自然合作,但有时候也需与之竞赛。

风土风土如果要说什幺是风土,一抓一把,用手撕开的米粉,吹过新竹九降风的手工米粉,就是沾染这片土地最为真实的味道了。

噢对了我想到为什幺我不喜欢吃米粉了,可能是我更讨厌参杂其中的虾米与香菜吧。

米粉新竹风土简单国际乾燥新竹旅游景点
上一篇:
下一篇: